夜读30岁我从银行裸辞了(深度好文

情感文章admin 浏览

小编:我是个比较爱折腾的人。大学的时候就各种兼职:礼仪小姐、发传单、做问卷调查。 我以前是不请年休假的。那个时候年轻气盛,一腔热血:请什么年休假,我爱工作!我每天都要上班! 行长听了该要感动了吧。我并没有把这话告诉行长,只是默默地用业绩向行长表白

  我是个比较爱折腾的人。大学的时候就各种兼职:礼仪小姐、发传单、做问卷调查。

  我以前是不请年休假的。那个时候年轻气盛,一腔热血:请什么年休假,我爱工作!我每天都要上班!

  行长听了该要感动了吧。我并没有把这话告诉行长,只是默默地用业绩向行长表白。一直表白到2014年,我手术了一个小肿瘤,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为半麻醉的清醒而后悔,寒冷和恐惧同时上身,我没出息地发抖着说我很冷,多要了一床被子压惊。躺在手术室的我,心里并没有文学作品里面描述的那么多戏:没有悔恨地流下眼泪,并没有好好的回想过去,也没有规划出了手术室之后的人生,没有原谅讨厌我和我讨厌的人。医生在使用剪子和缝合针的时候让我的身体因为恐惧而战栗,而接近肿瘤是恶性还是良性的真相的恐惧,才充斥我的整个大脑,让我脊背发寒,一层细细密密的恐惧爬上心尖。

  就像成绩单一样,手术报告的肿瘤被打上良字,我就算打怪升级,通关成功了。但伤口愈合的过程也是撕心裂肺,导尿管被拔掉后,我必须得双膝跪地排尿才能使100%的疼痛降为99%。平时简简单单、平平常常、轻轻松松的上厕所,变成了满清十大酷刑,我在笼罩着垂死味道的肿瘤病房里杀猪般惨叫。

  好了伤疤之后,慢慢有所懈怠,饮食无度,磨蹭到深夜晚睡早起,情绪依然不由得自己控制。

  次年例行体检的时候,乳腺科医生不乐观地叫我去复查。厦门妇幼保健院给出的复查的结果是:马上住院,马上手术,如果现在怀孕,乳腺马上恶化。第一医院的主任医生说:没有切开我怎么知道呢,说不定是癌呢?

  那时候就差写遗书了,啊啊啊,医生肯定是想吓死我继承我天天掉粉的微信公众号。

  我想我大难不死,那么余生都是赚的。从今以后,有什么想不开的,隐隐作痛的乳腺会告诉我,命更重要。谋生,谋生,如果连最基本的生都没有,那谋的意义又在哪里?

  这些年,我听闻太多不幸,有业内精英心梗猝死,有亲戚癌症晚期不到三个月痛苦离世,有同事的朋友突遭不测身故。

  人都会死,怎么活着最重要。没有健康,神马都是浮云!真正的赢家,就是活得健康长寿的。

  朱行长曾经和我说:我们家都在厦门,能去哪里呢?不像铁行长家在北京,迟早是要回北京去的。

  我在南极行认识的驴友,宁先生一家,去南极前全家住在上海,南极回来后全家搬到了厦门,前不久举家搬到青岛,就像被微风吹着走的蒲公英,哪里舒服往哪儿去。

  菲儿去南极前,她没有那么长的假期可以请,但她说,如果不让她请假,她就辞职。

  我认识的香老太太,退休了,从此就和姐妹们走上了周游世界的不归路,天天晒着欢乐的九宫格。

  我认识的蝴蝶,前不久一人,一娃,一狗,新疆自驾一个月,归来的时候,肌肤上多了阳光烘培过的味道,有种新出炉的喜悦。

  在这群人中,我看到了更多不同的活法。年龄根本无法对他们形成任何约束和恐惧,一生都可以拿来追梦,以及体验各种未知。平凡的人生千篇一律,而不凡的人生万里挑一。

  厦门真的太小,小到总是一直遇到有交集的人。在一次很小众的品酒会上,我扫了一眼,确定不会有认识的人了。结果在敬酒的时候,一位姑娘款款而来:“你是我邻居吧?”

  小到金砖期间,市民排队上鼓浪屿,幼儿园的同学、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大学同学、各种前任,不约而同,尽情偶遇……

  厦门真的太小,岛就像一个圈,把我们圈住了,有时候我们拒绝这个圈子外面的任何机会,拒绝了更多的可能,形成自己的小圈子,也很难走出自己的舒适圈。

  这世上,总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总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写字楼里遇不到的人,但他们一直存在于现实里。

  或许只有见过真正的风景,才知道眼前的空间是多么有限和狭小。而只有你遇见梦想中的风景,你才会找到真正的自己。

  假如我选择留在一家公司,那么我将让自己24小时蓄满正能量,不去抱怨也不去听别人抱怨;

  能力强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抱怨也没有时间听别人抱怨,一旦他们觉得情况不对,他们一般坚决选择跳槽另谋出路;如果有抱怨,却没有勇气离开,只能说明你的能力也只能待在你言语极力唾弃的公司了,怨不得别人。

  我朋友所在的单位就是如此。所有人抱怨位低权轻责任重,钱少事多离家远。拿着这个公司的薪水安身立命,却对这个公司鄙视得一塌糊涂。嚷嚷叫着要辞职却毫无行动,大概是刷点存在感求领导关注。人人都在抱怨,人人看不到希望,人人都在坚守。

  一银行员工实在是累了,去少林寺问大师:“我是银行职员,每天压力很大,吃不好睡不好,还不能顾家,还要面对各种指标压力,别人都有时间休假,而我却不行。”禅师右手捂左胸,不语。追问大师:“您是说不要抱怨,要问心无愧,要对得起心中梦想,对吗?”禅师摇了摇头说:“你离我远点,我出家以前也是银行的!今天听你又说这些,我心里堵得慌。。。”

  有人问我,他都快40了,想换个行业,换个城市,会不会太晚。我说,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我裸辞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我并没有想好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我只知道我并不想继续维持现状了。“我不知道风往哪一个方向吹”,也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所以就躺下来休息了。

  一个不好的工作体验,给不了你任何滋养,甚至你觉得自己像上岸的鱼,直到回到了大海,你才感觉劫后重生。

  朋友推荐看的经典日剧《悠长假期》,里面有一句金句“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是上帝给的长假,这个时候就应该好好享受假期。当突然有一天假期结束,时来运转,人生才真正开始了。”

  人生的任何阶段,遇到任何事,如果意识到方向错了,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坚持,而是设定一个止损点,当亏损达到这个止损点的时候果断抛出自己的股票。

  正如毛姆的经典之作《月亮与六便士》,就是以影响世界的著名画家高更的生平为蓝本。高更原来是股票经纪人,他在35岁这年辞去待遇丰厚的银行工作,38岁无情地抛妻弃子,在远离尘世的原始荒岛上过着离群索居的野人生活并潜心作画。世俗的名利财富像六便士一样满大街都是,只要你循规蹈矩老实肯干,基本唾手可得。而月亮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理想,很多人向往它,但多数人害怕它,退而选择平庸的生活。没有35岁的“荒唐”,就没有后来与梵高齐名的高更。人活一辈子,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想折腾就趁现在,觉得为时已晚,恰恰是最早的时候。

  你工作之余,还妥妥地掌握各种技能,当你在学习新东西的时候,都是一种加分。时刻保持退休力,你真的不会因为裸辞而慌张。

  我有一个80后的朋友,她唯一的爱好就是旅行,微博上攒了二十万的围观她旅行的粉丝,去年她把设计院的稳定工作辞了,专心旅行,现在她不但有更多时间去环游世界,二十万粉丝带给她的收入比朝九晚五的薪资来得多,她说,人活一世,如果做不到财富自由,那么,时间自由也是可以的。多数人循规蹈矩地度过一生好像欠缺点什么。我的血液里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她没有按照原来行驶的轨迹成为一个知名设计师,却成了网红旅行博主。原来打算看她笑话冷嘲热讽她不务正业的同事,也被集体打脸了。裸辞,非但不能证明自己不靠谱,反而说明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和自信,能在社会上立足。

  愿你,每走的任何一步,都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否则,怕是你看开了,却什么都输给时间了。

  你打游戏时,别人在熬夜加班赶项目;你上班摸鱼时,别人在卖命拼酒陪客户;你晚上睡大觉时,别人在废寝忘食地工作;你跟朋友出去旅游时,别人在通宵做商业计划书,这就是别人二十多猝死在工作岗位上而你皮肤好气色好精神好的原因。#心灵鸡汤#

  从今天开始看书写作和玩,公号可能更新得不会快,因为每看一本书才会写下一篇。

  从今天开始,做一个难相处的人,尽情给讨厌的人甩脸子,好好认真的喜欢一个人,痛快一点还能多活个几年。

  每天自然醒。如果起得早就去晨跑;如果起得晚,就晚上跑步。午休起来有可能已经夜幕降临。想看书就看书,想听音乐就听音乐。在我觉得饿的时候吃饭。

  30+,我只想做真实的自己,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都颠覆不了我。虽然经常因为太真实而受伤,但我不会放弃做自己。

当前网址:http://montsacrum.com/qingganwenzhang/17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