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你孤独吗?

情感文章admin 浏览

小编:近日,一款名为旅行青蛙的游戏火了起来,这只独自生活的青蛙或许是渴望独处却害怕孤独 的现代人的真实写照。孤独的时光是否真的令人生畏?一个人的日子该怎样度过?今晚,放下心中的纠结,读读这篇文章,或许你能找到答案。 就像一个小女孩在嘈杂的房间的一

  近日,一款名为“旅行青蛙”的游戏火了起来,这只独自“生活”的青蛙或许是渴望“独处”却害怕“孤独 ”的现代人的真实写照。孤独的时光是否真的令人“生畏”?一个人的日子该怎样度过?今晚,放下心中的纠结,读读这篇文章,或许你能找到答案。

  就像一个小女孩在嘈杂的房间的一角静静地折纸、画画、凝视着鱼缸中的小鱼,心无杂念,旁若无人,那是一种将散轶于外部事物之中的眼光引回内心世界的专心致志,那是一份心境和平的自给自足、清明安和而无所外求的精神圆融。

  而“寂寞”是无可慰藉的空虚,是急于冲破的樊笼,深陷其中的人往往不知道做什么好,做什么都沉浸不进去,都打不起精神,都不快乐。

  “孤独”是由自我思想的丰富性而带来的对独处的近乎贪婪的偏好与享受。那是一种对自我充实饱满的精神生活的不紧不慢的消化、悠然自得的回味,娴静而从容。

  孤独不是人类刻意的自我培养、自我要求、自我改造,不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而是自然最古老的真相,是万物最原始的本来面目。

  人在离开母体之后,一直是孤独的,我们的皮肤隔开了我们与外界,我们孤单地蜷缩在自我的皮囊之中。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热闹的地球是孤独的,在广袤的宇宙中,它不过是一个孤独的蓝色的小点,淹没在无边的静默之中。

  人与人,就像两个王国,各自应当保持着宽阔、自然而适度的疆域,甚至在疆界之间,要有一个中立地带。人与人之间,保持适度的距离,这不是一种忸怩作态,是为了更清晰更全面地领略对方的美,为了在与对方亲密交往的过程中不丢失原有的尊重与敬意。

  适度的距离还原每个人的完整性,它使每个人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因其独特而互生欣赏与敬意。更因为这距离有时超越了我们的肉眼视力所及的范围,于是我们产生了精神的凝望——思念。

  当年我在加拿大留学的时候,我与祖国、与家人的物理距离达到从小到大前所未有的遥远,但奇妙的是,那段时间我与家人、与国人的心理距离却有着前所未有的亲近。电视中偶尔冒出的汉语足以引起我的关注,关于中国的新闻或故事,更是让我饶有兴趣;学校的礼堂里的中国国旗,使我百看不厌......不知不觉中一只手摸着我的心,我当时一下子明白了那就是“牵挂”。

  母亲曾对我说“人总是对最亲密的人最残忍”,恐怕就是因为当我们距离太近了,对方身上的缺点就被放大了,那些远观时曾引起我们赞叹不已的优点却成了近看时的盲点,人们就此遗忘了尊重与爱,于是不再包容、不再心存感恩。

  然而,现代生活中“拥挤”侵占了人与人之间适度的距离,使人们彼此失去耐心与敬意,尤其是在人潮汹涌的城市里。校园中,学生每天都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在人满为患的教室里听课。等他们走出校园,又将投入到更“拥挤”的战场去奋力拼搏,为的是在这片拥挤的土壤上挣扎出一方生存空间。

  正因为我们生活得太拥挤,我们因人多而变得不再珍惜人,因拥挤而丧失了人与人之间的敬意。

  拥挤所带来的喧闹驱散了我们所拒斥的孤独,却也搅乱了我们所渴望的内心的宁静与闲情,使我们变得心烦意乱、心浮气躁。

  宁静与闲情赋予了我们发现他人之美、阅读自我之美、欣赏生活之美的可能性。很多内心安宁娴静的人常常并不特别偏好旅游,即使在最平淡而熟悉的生活环境中,他一样能够窥见美感并享受欢乐。

  对他而言,看似单调而千篇一律的朝朝暮暮、日复一日并不使他乏味,他能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意趣盎然地宜室宜家,他对生活的热忱无需太多外部环境变迁的刺激,因为他始终有着新鲜的目光、清静的心灵。

  所以,生活在城市人山人海的拥挤中的我们,为了不丢失对人的尊重与敬意,为了重拾对生活的热情,比任何地方的人都更需要孤独。

  当我们不用被迫地与他人对话,才可能恢复与自我的对话。当我们真正体验到了孤独的美好,我们才真正学会了品味自我;品味自我才能品味生活、品味生活中的他人,孤独令我们更懂得生活,也更珍惜“人”。

  不要去装扮孤独,摆酷拗造型终究无济于事,假的真不了,形式无法替代精神;不要惧怕孤独,既然是我们的命运,我们就当珍惜。

  这份珍惜会带来幸运,因为孤独总在催生思想,灵感总是给孤独者特别多的厚爱。《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是如此、《一个孤独者的散步》的作者卢梭是如此,康德如此,尼采也如此……

  人注定要承受属于自己的一切,在这一点上无人能够分担,无人能够代劳,再爱你的人也束手无策。我们的命运只能自己承担,我们的孤单终须自己面对。

  我们对孤单的惧怕很多时候不亚于我们对死亡的惶恐,像逃避死亡一样逃避孤单,对于死亡,我们选择“忘却”,对于孤单,我们选择相似的方式——“掩盖”。

  于是我们想方设法呼朋唤友,以虚假的繁荣来掩饰内心的怯懦。但是如果我们拿出一些勇气来问问我们自己:当我孤单的时候,我就让自己这么孤单着,不躲也不藏,又能怎样?我承认孤单,迎向孤单,顺从孤单,把自己托付给孤单,结果又会怎样?

  当人不再惧怕直面孤单,而是坦然地安于孤单,他也就懂得了尊重孤单,学会了将孤单视为生活之友,而当他在善意地感受孤单时,他已然成长为享受孤独的思想者。

当前网址:http://montsacrum.com/qingganwenzhang/228.html

 
你可能喜欢的: